TOP 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台北旅游网

台北画刊107年3月第602期—[公民总主笔]用动画守护台湾的孩子们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18-03-19

2917

在你的成长过程中,有哪些台湾本土动画陪伴你度过?答案:零。几十年过去,我们的下一代呢?答案:还是零。孩子们依旧在看着美、日、韩国的动画卡通中长大。

 

一个儿时记忆充满外来动画文化的土壤养分,你还能期望他们在十几、二十年後,会认识、关爱台湾这块土地吗﹖

 

以动画记录台湾生态故事

杨仁贤导演一头发,人高马大, 戴着黑框眼镜,说话温和低调,但谈起动画卡通,心中的小男孩就跳出来激动地说:「台湾小朋友竟然没有自己本土的卡通可看!」

 

他导演拍摄制作的《桃蛙源记》动画片,2014年上映,票房纪录仅次於1997年王小棣拍摄的《魔法阿妈》。接着《桃蛙源记》在20165月进军中国大陆,更名为《青蛙总动员》,创造1,000万人民币(约4,500万台币)票房,深受海峡两岸家庭亲子喜爱,也获选为海峡两岸最受欢迎的动画片。台北画刊107年3月第602期—[公民总主笔]用动画守护台湾的孩子们
▲《桃蛙源记》是 近年受两岸瞩目的台湾自制动画片。(图╱程金兰提供)

 

《桃蛙源记》是描述小蛙志气大,勇敢抗敌的故事,其背後是在探讨台湾本土物种的生态危机。活泼好动的小黑蒙青蛙,在妈妈呵护下快乐长大,後来遭遇又胖又大的牛蛙侵袭家园,以及人类挖土机开挖、黑烟工厂的污染破坏,迫使黑蒙家族离开家园,另外找寻桃花源。

 

为了拍摄制作《桃蛙源记》,杨仁贤亲自养蛙且耗时6年,坚持用动画科技记录台湾的土地和动植物, 510岁的儿童认识台湾环境,进而爱护自己的家园。

 

杨仁贤因养蛙之故,被称为「蛙导」,但他拍这部动画时也曾经忐忑不安,因为这只青蛙在现实生活中是泥泞的丑丑蛙,并非Q版的可爱造型蛙,因此担心会不讨喜而没人要进电影院捧场。但是拍摄《看见台湾》的齐柏林导演告诉杨仁贤:「这蛙儿会自己找出路。」事实证明,开演的第一周仅全台院线12厅就卖座128万元,後来虽只剩 3厅继续播映了2.5个月,仍创造出不错的口碑。杨仁贤至今仍十分感念齐柏林,似乎冥冥中这只青蛙真的被齐导祝福,甚至进军中国大陆,除2016年在4档中国大陆动画片同时上映的夹杀下创造票房佳绩外,更在爱奇艺、腾讯和小米等网路平台上播出。

 

更神奇的是,201711月突然出 现一款风靡中国大陆的「旅行青蛙」日本手机游戏,连台湾也有许 多人开始在脸书上分享自己的蛙儿吃饭、念书或出外不知去向而贴出 寻蛙启事等,这款「旅行青蛙」来去自如地游走,竟也抚慰了许多大朋友的心。这股热潮也促使《桃蛙源记》於今年113日重回大萤幕,上映了6,000场次。这蛙儿真的如齐柏林所预言:「找到火红的路啊!」

 

萌蛙热潮 重启文创软实力

萌青蛙的旅行游戏,意外让杨仁贤的《桃蛙源记》跟着热卖热销,但他仍感慨台湾曾经是动画代工王国,如今却未能跟上时代。台湾两兆双星挑战2008计画,曾想在数位内容产业政策上振兴动画卡通产业,却未见成效。

 

反观韩国在2009年成立文化产业振兴院,政府全面投入经费扶植,9年来,电视电影、流行文化及剧场 产业蓬勃发展。台湾文化部去年成立「文化内容策进会」(简称「文策会」),希望能在国家的软实力上急起直追。

 

「旅行青蛙」是日本官方和游戏公司合作推出,原为了促进年轻夫妻生育的亲民政策,却意外爆红海内外。这种「你心里有蛙,蛙心里有你」,但界限分明,互不干扰,没有情绪勒索的施压,一种全新的情 感交流,抓住了现代人拥抱虚拟情感的需求。让日本政府施政细腻的 创意和动画游戏产业的蓬勃发展,再一次跨海引爆商机话题,产官合作的跨界整合成功范例,更值得学习借镜。

 

 

程金兰
台北画刊107年3月第602期—[公民总主笔]用动画守护台湾的孩子们

资深媒体人,前《中时晚报》记者,主跑市政、政治,曾任《中国时报》市政中心主任,目前担任FM93.1台北广播电台《公民总主笔》每周四主持人,邀请全体公民从教育议题激发多元思考观点。

 

文.图╱程金兰提供

相关照片

近期的热门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