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台北旅游网

让书法不只是书法 揉合传统与现代的书艺家徐永进(台北画刊108年1月)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19-01-17

1483

「书法的源头是敞开、无框、无设限,是流动的,树木、石头、大山、大水、草原、海洋、风、雨等大自然或人间的一景一物,都可以成为创作的泉源,意象与文字内容可以互为渗透。」这是徐永进对书法所下的定义。

享受艺术 顺其自然
今年67岁的徐永进是台湾当代书法艺术家,早期以学习传统书法为主,1990年代後期则醉心於现代书法和现代水墨画,展现台湾书画艺术合一的新视界。

徐永进17岁就读新竹师专时,才算正式提起毛笔,从自己闭门造车,到临摹柳公权字体,进而有书法老师调教,在短短一年当中写出成就感和兴趣,更确定书法是自己一辈子的志业。

一次某日本书法访问团来到台湾,返国前留下一句话:「再过几年,台湾人想要学书法都得到日本来。」这番话让当时的徐永进非常不服,心想自己将来非要站上日本舞台展示书法不可。为此,他开始下苦功练字,没有钱买大量的纸跟墨,就找来两块陶砖,利用下课十分钟的时间,用毛笔蘸水在上面练字,一天就能多练习八、九十分钟。

五十年来笔不离手的徐永进,对於学习书法的深刻体认,竟是太用功就代表缺乏自信。他发现,初学书法时,为与人一拚高下,每天都抓紧时间苦练,这方法其实是错误的。原来,艺术得要顺其自然、让灵感自由流泻,才能真正享受个中美妙。
▲「徐永进题字时,天人合一般出神入化。(摄影/林炜凯)

结合书画 字字玄机
书法虽是传统艺术,但若食古不化,必定死於今日。徐永进从传统书法练起,却不墨守成规,涵养包容现代元素,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拿捏平衡。书法用线条表现字形,绘画用线条表现物形,徐永进的书法不只是书法,而是用书法写出画来。

2001年,徐永进用「TAIWAN」这6个英文字母写出一幅风景画,字字皆含玄机,成为台湾观光行销最鲜明的文化图腾。T象徵北海岸的野柳女王头造型,A代表台湾人盛情邀约观光客,I是观光客在欣赏女王头,W是二人高兴地把手言欢,代表台湾人的热情好客,A和N则是奶奶抱孙子,呈现三代同堂的温馨画面。这6个字母乍看是字,细看成画,似相非相,是书法与绘画的结合,徐永进的书法已然超越题字,而是书法的原创艺术。
▲是字也是画的「TAIWAN」字样,呈现出台湾特色与风情。(摄影/林炜凯)

2004年徐永进中风後,右半身瘫痪,即使身体虚弱得没力气说话,仍坚持每天用非惯用的左手练习书法。他说:「以前身体会自然左右平衡,但中风後,得要靠知觉来保持平衡,就像我近年的作品,也是尝试着在传统和现代之间维持平衡。」因此徐永进认为,现在的作品可说是人工与天工合一。

2011年,徐永进在台北当代艺术馆的《Beyond书法》个展,有运用压克力颜料书写的书法、立体造型的书法雕塑、结合数位科技及动画在液晶电视上呈现的数位书艺,也有与观众互动的数位互动艺术,以及与表演艺术团体「优人神鼓」搭配互动的环形剧场「声动书艺」。

天马行空的复合媒材和表现形式,充满前卫实验性质,将书法艺术从平面阅读导向空间体验;60岁那年,徐永进终於淋漓尽致地展现跨界连结的创意,也是他创作的一大蜕变。
他的字画强调「接地气」,结合对在地的文化关怀,让书法重获新生成为当代艺术。他说:「以前写字在纸上,现在可以写字到云端,字可以跳舞、回旋到另一个境界。画地自限、死守单一,会窄化了书法。」
▲作品《游心》跳脱传统书法题字,以气韵流动般的笔法展现不同的艺术层次。(图/徐永进提供)

与妻结缘 携游自然
徐永进夫妇住在士林区福林国小旁,这个地点的渊源要从他们的爱情故事说起。三十多年前,徐永进和夫人郑芳和女士,各自赴他人之约去听同一场国乐演奏会。台上演奏着铿锵有力的〈十面埋伏〉,台下的徐永进向初次见面的夫人大谈书法与音乐的起伏律动,让郑芳和觉得相当有意思,因此促成了一段良缘。

後来,徐永进在铭传商专任职,夫人在文化大学教书,於是二人选择一个居中的地点成家,当时的士林仍遍布稻田与荷花池,故宫博物院和台北市立美术馆成了他们经常约会的地点。夫妻俩喜爱亲近大自然,阳明山、外双溪、圣人瀑布都是首选。尤其士林附近就有十几个公园和自行车道,骑乘单车畅游双溪左岸,也是平日常从事的休闲活动。士林官邸则像後花园,欣赏菊花、爬爬山,里头的榕树也成为他的画作素材。
▲作品《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跳脱传统书法题字,以气韵流动般的笔法展现不同的艺术层次。(图/徐永进提供)

专注聚焦 力透纸背
我们请徐永进为台北市写下「台北熊赞Bravo」,即使他手执毛笔已数十年,对此非正式的请求依然不改严谨,事先反覆练习,待正式挥毫时,双手握笔,在空中运笔的力道状似要画破宣纸,写毕却说:「我自己都还没仔细看写出来的字。」的确,提笔的徐永进专注而聚焦,顺着呼吸、跟着感觉走,与其说是徐永进在写,更像是内在的「书法之神」藉着他的手来挥毫。
​​​​​​​▲徐永进应《台北画刊》之邀,创作「台北熊赞BRAVO」。(摄影/林炜凯)

有人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但徐永进对於写书法的工具,其实不太讲究,因为重点在於执笔的人和那颗心,就像他家中墙面挂的亲题诗偈:「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徐永进曾说,书法就是他的初恋情人,没有任何事比写书法更快乐。现在的他依旧保持天天早上静坐、运动完就写书法的习惯,日子看似简单,却丰富而美好。


文/许凯森 
摄影/林炜凯 
​​​​​​​图/徐永进提供

TAG

相关照片

近期的热门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