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台北旅游网

驻店的亲身观察 来自西门的日常(台北画刊108年5月)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19-05-13

5595

从游走纽约和伦敦两个国际大都会,到一度没落、如今又重新崛起的西门町,建筑师黄金桦将文化创意注入曾有「堕胎一条街」之称的内江街,用台湾的色彩,迎来台北的旅人,重新谱写台北西区独有的风情万种。

出了捷运西门站1号出口,八角楼大门前网美摆着自信姿态,等着按下快门瞬间,为西门足迹留下纪录。回想西门红楼走过中华商场拆迁及自身大火後的几年低潮期,内部空间数度修复与调整,现已成为台北新创设计品牌的试金石市集。隐身於外围商场背後的南广场,就常理来说人潮可能会受到影响,然而对於需要较高隐秘的消费族群而言, 这种半公共、半隐秘的独特气质,正符合他们的需求。

红楼在2000年後,意外地由一家同志酒吧开始,逐渐成为同志族群的酒吧聚集地。各店家老板以自己精心的方式妆点吧台外的户外空间。在彼此簇拥的状态下,初次走入广场的客人,在八角楼前经过一个与另一侧商店压缩出来的入口,布满霓虹灯的棚架下,各店家型男的身影,在上头悬挂的绿意之间若隐若现的,彷若丛林中的亚当一般,诱发着每位客人持续向前探索的慾望。曾经乏人问津,现已华丽转身成为以LGBT为核心的经济共荣圈。 红楼南广场这意外的氛围,也影响着後方街区小店的经营之道。由康定路、贵阳街、内江街、西宁南路所包围的街区范围内,似乎很难找到一间连锁店。当我在内江街开了自家品牌「日常经典」的直营店後,初次感受到这街区内独特的小店经营模式。西门町▲西门町就像是台北的缩影,新旧交杂,宛如台北的生活切片。(图/黄金桦)

每天拉下铁门打烊後的十点半,店面骑楼下不到200公尺的另一端,绵延的客人,在铁卷门外等着大啖虱目鱼粥(到底虱目鱼粥有多麽不同,可以令人如此引颈期盼?)。

再步行约300公尺,昆明街上全天候的早餐店,不论周间或是周末,总有一堆观光客拖着行李箱在外头等候着叫号。向内一望,如同一般大学旁存在着的简餐店,没有过多精致的装潢,就是吊着几幅异国街景的小幅画作或照片,像是七、八〇年代的西餐店会有的典型妆点。五、六十张桌子,座无虚席。

对街不起眼巷弄内的卤味店、街角二楼上的酒吧,不同类型的同志族群各自相聚。乾净明亮的卤味店内外流连着各式俊美型男,各国来的壮硕温柔汉相聚当自家客厅。再向前穿越两个街廓,就在信仰中心的祖师庙南侧的一边,是全台北最老的一条街。老实说,这刚好位於捷运龙山寺站及西门站中间,怎会有一家日本料理店外随时都有一群又一群的潮男靓女(其中以韩国观光客为大宗),就是专程前来,要吃满到溢出来的握寿司? 在红楼背面的商业模式,正是在廿年前加拿大作家娜欧蜜‧克莱恩(Naomi Klein)畅销全球的《No Logo》一书所提到「消费者对於铺天盖地盖logo拓展连锁店的大企业发展模式反动」的体现。也是詹姆士‧哈金(James Harkin)的《小众,其实不小》的精准分众行销所提的观念,把认同自己的客群经营到百分百,即使只有整个市场的百分之一,也有机会踏上成功之路。所以这里的店家,独立、小众,却又拥有自己受欢迎的独特魅力。
▲夜间的红楼散发出诱惑的美,是西门的日常。(图/黄金桦)

因此各个店家主理人又更需以看似无形、实则深刻烙印的记忆点,让每个来店的客人一试成主顾。之後每每就是要寻幽暗访、就是要在巷弄穿梭、就是要等上一会儿,才能满足他的消费体验。

来西门,何不避一下人潮,放心地来场属於西门的巷弄之旅吧!


黄金桦黄金桦,现职日常经典,日常野草主理人,纽约州注册建筑师,曾任交通大学建筑所、东海大学景观建筑所助理教授,着有《品牌.城市:从风格生活再造城市DNA》和《纽约人的城市翻转力》。

图、文/黄金桦
 

TAG

相关照片

近期的热门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