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台北旅游网

一想起足球,你脑海中会浮现什麽?(台北画刊109年1月)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20-01-10

191

或许是来自动漫天马行空的虚构,比如许多六、七年级生的共同记忆——日本漫画《足球小将翼》,大空翼、岬太郎、日向小次郎、若林源三等不同角色所使出各种光怪陆离、超越物理法则的招式。又或者是四年一次的世界盃足球赛,看着世界各国的足球选手,在这顶级的舞台上大显身手,有人心碎地泪洒球场,有人享受着桂冠加冕的荣耀。

不管第一个念头来自虚构或真实,很残忍的,这些都是与台湾无关的回忆,虽然因应每届世界盃的热潮,一次又一次宣布台湾「足球元年」的来临,但足球这项最为全球化的运动,在这座岛屿始终难以生根,只能眼睁睁看着日本、韩国等东北亚邻国,在足球的世界发光发热。

足球并非不曾在岛上留下努力的痕迹,即使微弱,即使结果不尽人意,但在台北这座城市,就曾经有过一座足球场,记录着台湾足运某种西西弗斯式的奋斗。
中华民国政府於大陆执政时期,足球始终是热门运动,并保有不错的实力,随着政府迁台,亦延伸至台湾,於战後延续。在1950年代,台湾的足球实力或许还能和亚洲诸国抗衡。1956年台北市兴建综合体育场时,足球场是其中重要的规画,并赶在当年9月2日中韩亚足联亚洲盃赛事前完工。该场比赛中华队最後虽然以一比二落败,但过程中你来我往,一直到最後才分出胜负,虽败犹荣。当时国家队教练李惠堂甚至还要求韩国必须对球场进行改良,以符合国际标准,否则不愿前往汉城进行下一场对战。

这座足球场也成为1950、60年代台湾足运最重要的比赛场地,举办过无数赛事,不论是岛内的区运、省运,或者国外正式、友谊赛事,乃至劳军的表演义赛。1969年政府又斥资26万元,於水源路堤防外兴建陆军足球场,之後又有百龄河滨公园足球场的设置。然而,虽然大小赛事不断,但难掩国内足球实力和观众正逐渐流失和消退的事实,这些足球场皆为综合球场的一部分,或堤外、桥下大片空地的活化,并非专业规模的场地。至1970年代末,开始出现欠缺国际标准场地的检讨,视为台湾足运不发达的原因之一。

过去为中山足球场的花博争艳馆,不论场地功能用途如何变化,都为城市注入休闲娱乐的能量。

1980年在当时足协理事长蒋纬国和台北市长李登辉合力下,决定在原本一号公园预定地,即圆山一带,兴建两万人规模的国际级球场,也就是日後的中山足球场。即使有蒋纬国的主导,这座足球场仍然命运乖舛,这块土地原属国防部所有,曾租借给美军顾问团使用,在美军撤回後,国防部捐给台北市政府,在规画兴建足球场的同时,竟又被市府租借给厂商作为商场用地,直至1983年才宣布动工,编列2亿5,000万元的预算。但随後又在各种行政程序的延宕下,至1986年才发包,直至1989年9月21日,这座筹备9年、耗资近3亿台币的球场终於完工,赶上当年的区运。

几经延宕的结果,球场盖好了,但台湾的足运早已不复50、60年代的盛况,偌大的球场成为蚊子馆,时人即有「完工1年,仅使用14天」的批评,完工没多久的足球场被迫转型,增设亲子休闲娱乐用途,後来更沦为政治造势活动或举办大型演唱会的场地,邦乔飞、麦可.杰克森、菲尔.柯林斯、碧昂丝等无数国际巨星都曾在这座场地演出,成为人们对於中山足球场另类的共同记忆。2007年北市府为了举办2010台北国际花卉博览会,选定中山足球场为博览会的主场地之一「争艳馆」,这「暂时」变成了永久,中山足球场也成为花博公园的一部分,以商店街配合多功能展览和会议场地的样貌存在。

如今,中山足球场已成为美轮美奂公园的一部分,周边不时举办市集或商展之类的活动,成为市民假日重要的游憩空间,人们也逐渐淡忘了这巨大建体原本的用途,而台湾仍不时为欠缺一座国际足球场所苦。中山足球场的过去,说明了推广运动必须要有更整体的规画,软硬体并进,才能澈底改善体质,深化根基。
今日当你走到花博公园一带,除了赞叹建物的雄伟,也请感受这里曾藏着足球的梦想,而这梦想只是暂时退却,重新蓄势,期待日後绽放的一日。



文-翁稷安
历史学学徒,国立暨南国际大学历史学系助理教授。专长为中国近现代思想文化史、大众史学、数位人文学。专栏文章散见於《Openbook阅读志》、《The News Lens 关键评论网》。
图ー财团法人台北市会展产业发展基金会
 

相关照片

近期的热门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