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台北旅游网

实验教育探索未来新可能——  台北市影视音实验教育机构校长小野× 学生章介同、郑语涵(台北画刊111年6月)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22-06-08

2746

当适性学习成为当代教育浪潮,传统升学体制不再是学子求学的唯一途径。在教育思想百花齐放的台北,开放而带有特定教育理念的实验教育,成为学生求学路中探索自我的另一种方式。由校长小野带领的实验教育机构,陪伴学生提早思考自己的职涯可能,学生章介同、郑语涵则有感实验教育提供的学习场域,不只是学习影视概念与实作,更多的是在教育中思考人生。


实验教育探索未来新可能——台北市影视音实验教育机构校长小野× 学生章介同、郑语涵(摄影/陈志诚)

冲撞体制教育的新路径
以影视音为发展特色的「台北市影视音实验教育机构(Taipei Media School, TMS)」成立至今已迈入第六年,隐身在宝藏岩艺术村内,无围墙的教学环境,让学生、艺术家及在地居民共融生活,经常可以看到拿着相机、收音设备的学生穿梭其中取景拍摄,在自然与房舍之间采集素材。「TMS 的每个老师都有不同的教学方式,与学生在互动中也会凝聚成不同的教学气氛。」TMS 第一届学生章介同说,与一般坐在课桌前上课的方式不同,上课时学生经常围着老师席地而坐地讨论,也会有同学突然站起来走动、甚至躺下,在课堂中这些行为都是被允许的,老师们不会订定上课规范要求学生遵守,也没有成绩排名,无论选课、上课方式、作业创作都得自己安排,「这让自小习惯体制内教育的我一开始很不适应,三年里不断地在碰撞中学习,也一直在思考『什麽是对的』,我所身处的社会拥有什麽样的价值观, 而我对於未来的想像又是什麽模样。」


实验学校打破学生对於未来只有升学一途的想像,解放体制内按部就班的教学路径, 让学生自主安排三年高中生活的样态,「自由,是TMS 一直强调的概念,每个人都渴望自由,却也得好好思考如何运用自由。」小野说,学生获得自由後焦虑感就提早开始, 再也没有人规定他们该做什麽,若不认真面对,只能任凭时光流逝,反而促使学生们主动从课程选择、课外活动的安排中,一步步探索属於自己未来的想像。


而为尊重学生们不同的发展方向,TMS 设计「必匡」而非「必修」的修课模式,学生需修习与影视相关的技术型、概念型课程,若未通过也不影响毕业,藉此让学生习得基础影视概念,但也不强迫学生必须修习没有兴趣的课程,以贯彻实验教育的理念;选修课程的设计,则依每届学生的兴趣、偏好适性开课,也鼓励学生自行筹组社团,学校则协助找寻适任的老师,TMS 同时也安排名为「自主学习」的课程,由学生自行撰写学习计画,经学校审核认可後依计画执行以获得相关学分。

 TMS 邀请专业师资,给予学生良好的学习资源。(摄影/陈志诚)TMS 邀请专业师资,给予学生良好的学习资源。


自主中的学习探索
「自主学习除了是一堂课,也是TMS 的实验教育概念,这也反映在课堂外,包括与同侪、师长的相处,都是自主学习的一部分。」章介同说,TMS 自主学习的概念潜移默化地影响自己面对学习、生活的方式,例如TMS 今年策画的大型制作「与市隔绝」音乐祭, 并非课程要求,而是在学学生会同毕业学长姐自主规画的活动,老师从中扮演协助的角色,「我们跟老师的相处也与体制内教育不同,TMS 的师生间展现的不是权力不对等的关系,而是有如可以提供资源的职场前辈, 也是可以沟通的朋友。」

   
目前正在日本求学的TMS 第一届学生郑语涵表示,TMS 提供多面向的学习环境,就读TMS 期间,她曾藉由老师的引介进入剧团实习,并且参与音乐祭筹办、MV 拍摄等工作, 让她在创作、人脉及工作经验上有所累积, 「我坚信TMS 的老师、环境永远在这里,当我们有需要时,总是可以回来寻求建议。」


对小野而言,TMS 像一个港湾,提供这些不适合体制内教育的「奇葩」学生一个不同的出口,让学生在自由开放的教学环境中不断碰撞生活,聚在一起共同探索。他认为, 实验教育作为一种冲撞教育观念的方式,与体制内教育并非是对抗关系,而是让学生实践梦想的另一种模式。


串联台北资源的教育场域
大多数的TMS 学生在求学时即累积许多影视作品与工作经验,因此毕业後能直接与业界接轨,亦有不少学生考取国内外大学。纵使并非以升学为办学导向,TMS 也致力於将实验教育的概念带进国内大学「特殊选才」的招生方式,希望招生条件及资源能更加多元化,例如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近年开设的「音乐与影像跨域学程」即以创作作品为主要甄选项目。TMS 过去也曾邀请日本映画大学校长来台参观TMS 的教学环境及课程,因此获得TMS 毕业生可至映画大学就读的机会。小野认为,让国内大学改变选才的概念、使外国学校认可TMS 实验教育,也是TMS 一直努力推广的目标。


TMS 作为台北首座以影视音为特色的实验学校,也积极运用台北丰沛的影视音资源, 提升学生多元教育能量。小野举例,过去课堂中曾带学生分组拍摄以台北无围墙博物馆为主题的影片、台北电影节也曾为学生开设策展课程,教导学生如何举办影展,今年也将与台北流行音乐中心、台北表演艺术中心合作办学,开设音响及灯光等课程,松山文创园区、西门红楼、台北艺穗节等在地资源也都提供TMS 学生不同的产学合作方式。


TMS 透过让学生实际操作的方式,了解拍片的各个环节。(摄影/陈志诚)TMS 透过让学生实际操作的方式,了解拍片的各个环节。


「我一直期待有台北作为後盾,TMS 的学生能藉此开拓更多可能。」经过六年的磨合,TMS 成为台北市展现实验教育成果的舞台,小野对於TMS 的未来非常有信心,也期许学生们能在台北市的实验教育中自由探索并茁壮,让自己的梦想及早扎根。

 小野,台北市影视音实验教育机构校长,亦为作家、编剧,曾任中华电视公司总经理,为台湾新浪潮电影运动推手之一。(摄影/陈志诚)小野,台北市影视音实验教育机构校长,亦为作家、编剧,曾任中华电视公司总经理,为台湾新浪潮电影运动推手之一。

郑语涵与章介同,第一届台北市影视音实验教育机构学生。郑语涵现为日本映画大学一年级生,章介同为《Channel News Asia⸺Faces of Asia 》电视节目制片、「2022 与市隔绝」音乐祭统筹。郑语涵与章介同,第一届台北市影视音实验教育机构学生。郑语涵现为日本映画大学一年级生,章介同为《Channel News Asia⸺Faces of Asia 》电视节目制片、「2022 与市隔绝」音乐祭统筹。 


文ー翁佩恒.摄影ー陈志诚
 

相关照片

近期的热门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