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充满自由弹性的 独立出版市场 (台北画刊111年11月)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22-11-05

1535

「独立」涵盖着自由,却也象徵着孤独,出版产业中的独立是一群坚持出版纸本书、不断在自由与孤独之境奋战的人们,尽管资源有限,依旧毅然地将自己对身边事物的关怀化为纸本,真诚地与读者分享。他们以独立出版社、独立书店或独立作者的身分,阐述各自的理念与经验,期望让读者从中建立更多元的阅读思维。 

出版产业中的独立是一群坚持出版纸本书、不断在自由与孤独之境奋战的人们。(图/GNT STUDIO)作为展现城市文化的角色
漫步赤峰街,很难不注意到一间由四层楼老宅改建的独立书店——春秋。纵使静静地隐身巷弄,但大型窗片透出室内琳琅满目的书籍与翻阅书籍的读者,如此景象,就算步调匆忙的都市人,也愿意为此推开书店大门。

「春秋书店是一间『城市型』的独立书店,是为回应台北人需求而存在。」书店主理人陈正菁说,独立书店往往具有自己的个性与经营风格,吸引不少人特别到独立书店「踩点」,反之,也有许多独立书店是在这样的框架下成立。「春秋书店想做的,不是一间让读者得特别拜访的书店,而是一间人们在生活里能不期而遇、与生活紧密融合的书店。」陈正菁说,春秋书店选在市区一楼开设的原因,正是为了让城市人「遇见」,加上阅读空间中飘散的咖啡香气,也是增加人们驻足停留的重要关键。

「春秋书店」隐身位於巷弄里,加深与路过行人在日常中不期而遇的机会。(图/春秋书店)「春秋书店」隐身位於巷弄里,加深与路过行人在日常中不期而遇的机会。(图/春秋书店)

不同於连锁书店,陈正菁认为独立书店很重要的特徵是呈现「书店价值」与「地方特色」。「越多人看的书就越重要?这是我们独立书店经营者一直在问的。」陈正菁说,春秋书店着重人文社科类的选书、「薄雾书店」以收藏各类型杂志为主、「朋丁」则是拥有众多艺术设计相关书籍,各独立书店期望透过选书告诉读者他们所支持的理念,而不是藉由市场销售报表反映阅读价值。另外,书店作为集结地方人们阅读的场所,也得与在地呼应,像是与在地艺术家合作、举办区域性展览等方式,明确地让读者感受到独立书店所具有的文化性,才能在大型连锁书店当道的今日,藉由独立书店的力量,维持阅读的广度。不仅如此,陈正菁说,独立书店也经常透过新书分享会、讲座等活动的举办,与独立出版社、独立作者合作,彼此支持与交流。

多元化书籍市场的要角
从文稿变成一本书,中间多半得透过出版社的编辑作业,才得以成形,而一般大型出版社都有既定流程,作品的原初性经常会在既定流程中流失,例如文字风格走向、书籍装帧的概念,这也让独立出版社成为书籍出版的另一种选择。

「不同於一般出版社各式类型书籍都会出版,独立出版社更多的是独特性。」「一人出版社」社长刘霁说,独立出版社较着重负责人关注的领域与个人偏好,因此选择跟独立出版社合作的作者,往往也是对某个领域有所专精,并且期盼透过书籍贯彻自我想法的人,因此希望能够跟出版社负责人或编辑沟通讨论,参与书籍制作的过程,其密切程度比大型出版社来得更紧密。

而独立出版社常出版市场上少见的作品,经常吸引小众书籍读者,加上风格化的设计,久而久之也渐渐累积出一群黏着度很高的追随者。对刘霁来说,独立出版社不单单是「出书」,书只是承载内容的媒介,目的是要将理念、价值传达给读者。刘霁说,独立出版社规模小,营运较有弹性,可以尽情尝试如创新的封面设计、包装、纸质等,也因为当今分众的阅读趋势,独立出版社的经营方式也能更快反映读者需求,「也有读者主动提供我们出版构想,藉由与读者的互动激荡,独立出版社成为让市面书籍更丰富多元的角色。」

「一人出版社」与「独立出版联盟」,共同於台北国际书展的参展摊位。(图/一人出版社)「一人出版社」与「独立出版联盟」,共同於台北国际书展的参展摊位,呈现阅读世界的多元性。(图/一人出版社)「一人出版社」与「独立出版联盟」,共同於台北国际书展的参展摊位,呈现阅读世界的多元性。(图/一人出版社)

饱富作者主体性的创作之径
相较於独立出版社找寻符合需求的出版题材与内容,独立作者则是从写作、编辑校对、设计排版、印刷出版等流程,每个环节都是由作者独自制作完成。「会选择所有出版环节都自己来,或许是因为一般出版社不太适合自己吧。」独立作者张瑞夫说,「因自己喜欢把书中的细节保留下来,但在大型出版社的编辑作业里,作者的角色很容易在讨论的过程中越来越小,而独立出版的好处是不需要迁就出版社的营运方针,我能以最真诚的文字呈现给读者。」

少了出版社的审核机制,书本对张瑞夫来说,是一个可以不计成本、尽情发挥的空间,也是能提供读者更多书籍出版思维的方式。以他所出版的《在埃及的二十四天》为例,为了强调埃及古墙带给他的感受,书籍装帧选择以砂纸当封面用纸,打破传统使用一般印刷纸张作为封面,并挑战没有书背不好陈列贩售的形式,只希望能如实传递自己对埃及的想法。

张瑞夫也发现,如今有越来越多作者选择自行出版,「这是最直接的作法,作品不需经过他人之手,能完整保有作者的主体性。」张瑞夫分享,只要愿意学习与尝试独立制作一本书,每个人都可以是独立作家,「自行出版虽说是孤军奋战,每个环节都得耗尽心力,但只要想到还有一群读者正在等待我的作品,一切就有了动力。」张瑞夫说。

不因市场而摇摆对书本、对创作的信念,独立书店、独立出版社与独立作者各自以不同的方式,温柔地冲击传统出版产业的结构。而台北作为阅读资源相对丰富的城市,让独立出版相关工作者,可以在此打造多元的城市阅读思维,让具有个性的书籍可以在此被看见。同时,多元的书籍也能满足不同读者,让独立出版物的魅力在台北尽情展现。
 
独立作者从装帧、用纸到内文都可以自己掌握所有环节。(图/张瑞夫)独立作者从装帧、用纸到内文都可以自己掌握所有环节,无需考虑运送、陈列、保存难易度等商业考量。(图/张瑞夫)独立作者从装帧、用纸到内文都可以自己掌握所有环节,无需考虑运送、陈列、保存难易度等商业考量。(图/张瑞夫)


文ー翁佩恒
图-GNT STUDIO、春秋书店、一人出版社、张瑞夫

相关照片

近期的热门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