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台北旅游网

台北画刊104年8月第571期—陈柔缙笔下日本时代的 重庆南路书店风景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15-09-03

1791

新高堂是日本时代台北最大、也是台湾最大的书店。(陈柔缙提供)
新高堂是日本时代台北最大、也是台湾最大的书店。(陈柔缙提供)

十几年前,新加坡人来台北101 大楼开了书店PAGE ONE,一度号称全台最大书店,有七百多坪,现在传出消息,要熄灯关门了。

生意如海浪,总是起起伏伏。日本时代最大的书店也不是台湾人开的;「新高堂」创立於一八九八年,坚挺度过快五十年,最终一样有自己挡不了的骇浪,在朝代转换之际,黯然离开台北。

战後至今,重庆南路一直被称为书街,跟新高堂植根在此大有关系。新高堂原址在今衡阳路口,战後由东方出版社接手。同在重庆南路上,原先还有太阳号书店,战後由上海来的商务印书馆进驻。从此可见重庆南路书街的成型,有着战前、战後时间上的相连相续。加上日本时代几家大书店,像是「文明堂」和「杉田书店」,也同在衡阳路,重庆南路一带在战前本来就已经有高浓度的书味。

太阳号书店有三层楼高,位於今天的重庆南路、汉口街口。(陈柔缙提供)
太阳号书店有三层楼高,位於今天的重庆南路、汉口街口。(陈柔缙提供)
接替太阳号书店原址的商务印书馆,去年也迁离重庆南路了。(陈柔缙提供)
接替太阳号书店原址的商务印书馆,去年也迁离重庆南路了。(陈柔缙提供)
位在今重庆南路上的太阳号书店一景。(陈柔缙提供)
位在今重庆南路上的太阳号书店一景。(陈柔缙提供)

日本时代这几家书店,营业项目多元,可能比今天的连锁大书店扮演更丰富的角色,是音乐表演会的售票中心,也是学习英语的民间教室;新高堂贩卖山叶钢琴、风琴,出版书籍;文明堂则分设「蓄音器部」,兼卖留声机和唱片、收音机。文明堂有两位台籍小店员就因熟悉业务,自立後都开了相同的店,更成为大企业老板;这两位出身文明堂的店员就是声宝牌的陈茂榜和国际牌的洪建全。

新高堂、文明堂等日本人书店卖的书籍、杂志,绝大多数仍从日本进口,售价会再叠上个一成五,并且印上紫色的定价,一毛不减。反观日本本土的书店,都像现在台湾这样,会打个八折、八五折,两边价差就更大了。这件事曾让书店被骂个半死,一九二○年代初期,报纸大骂书店「贪取不当利益」、「类似高利贷之行为」,让「读书界」的人「非常愤慨」。

书店看似高尚的生意,「顾人怨」的事还是有的。譬如说一九一二年,一进新高堂,左侧门边书架上竟然发现一条雨伞节,所幸警察赶来化解了毒蛇危机,只是虚惊一场。但过没几年,这次换小狗坏事,下午一点,一位年轻人正在看书,新高堂老板养的宠物狗猛然就冲过去咬伤了他的後脚跟。

日本时代的学制跟今天不同,四月开学,所以,三月底,学生、家长万头攒动,开始挤向书店买教科书。在这个书店旺季,大家带着钱挤来挤去,小偷趁乱近身行窃的新闻频传,一九三五年的报纸就指出,每天有三、四人「被害」。

我们读到这样的旧时代新闻,可能为了小学生好好上进要去买书,却被偷了钱,帮着心疼叹息,不过,现代的书店老板们苦於书市一年比一年衰退,可能有另一只眼睛,看到的是好挤的人潮,好生羡慕啊!

文‧ 图/陈柔缙

相关照片

近期的热门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