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台北旅游网

谢海盟变性迎接新人生 装错身体的大叔(台北画刊107年6月)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18-06-19

4万

电影《刺客聂隐娘》编剧谢海盟出生台湾知名文学世家,外公是作家朱西甯,外婆是翻译家刘慕沙,爸爸是评论家唐诺,妈妈是作家朱天心。流着文学血液的他,虽然仅出2本书,却备受文坛重视。《行云纪》的作者自介中,谢海盟自称是「女同志」,但现已正名自己是「跨性别者」。谢海盟从小就知道自己的灵魂是个中年大叔,却装在女性的身体里,与自己身体和自我认同奋斗二十多年,谢海盟现已接受变性手术,让自己身心灵合一。

▲对於性别认同,谢海盟并不想局限在现有框架。(摄影/王汉顺)

 

男性认同 拒当女性

2016年是谢海盟生命中重要的一年,他不惜和家庭抗争,决定变性奔向第二人生;从孩提时的照片看来,谢海盟过去像个净白清秀的女孩,但新生後的他,顺从自我,做起了老派大叔。谢海盟说,「其实我小学四年级就知道自己是男性,我很清楚自己跟男生玩伴是同性。」
 

读北一女时,谢海盟也尝试乾脆顺从身体,当个女生。他留过指甲,跟同学去做指甲彩绘;留长头发去离子烫。但谢海盟认为这些努力,「对我来讲真的非常痛苦,根本撑不下去。」在大学念书时,「因为英文老师一定要我取女性英文名字,我就拒绝去上课」,差点无法毕业。

▲谢海盟和自己性别认同搏斗二十多年,大学时因英文老师叫他取女性英文名而不上课。(摄影/王汉顺)

 

勇敢变性 跨性别者

因为灵魂是男性,爱的是女人,在一般社会来看,会把装在女体里的谢海盟称为女同志,但谢海盟认为这是错的。谢海盟说:「以前是藏在女同志群里,现在出柜啦。」他强调:「我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不是女同志,我也不知道那时为什麽要胆怯躲在女同志里头。」「一个男性化的女生,又说自己喜欢女生,自然被认为是T(原泛指为外观穿着或行为像男性的女性,现已转化为女同志之意),但我从没说过我是T。」「跨性别者跟同志完全是两回事。如果我喜欢男生,我跨性别出去,就是跨性别男同志。但我不是,我是跨性别异性恋,我是男生、喜欢女生,」谢海盟说。


▲谢海盟为了澈底改变自己,已进行变性手术。(摄影/王汉顺)

文/编辑组 摄影/王汉顺

相关照片

近期的热门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