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台北旅游网

大和异景与台北日常(台北画刊108年10月)

定位点

发布日期:2019-10-10

328

2011年播出的低成本冒险笑闹剧《勇者义彦》系列,由知名演员山田孝之饰演主角勇者,有一回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一行人男扮女装,样子看来十分违和,一旁夥伴忍不住吐嘈:「喂,这是二丁目吗?几丁目啊?」这里的二丁目指的是位於东京的新宿二丁目街区,是举世闻名的同性村,大量酒吧林立,即使志不在此,经过这里仍不免被各色鲜艳招牌吸引。


纪录片平台「Giloo 纪实影音」(为记录的台语发音kì-lo̍k)与诚品书店合作,自今年9月起接连数周的星期六在诚品南西深夜电影院推出《大和异景:拆解日本文化图像主题影展》,透过4部纪录片,描绘有别於大众普遍认知「谦恭有礼」的日本:包括侧写90年代女同志生活的《新宿好T们》、风靡日本百年的宝塚歌舞团《梦幻女孩》、探讨仿生机器人的《人造之爱》和记录311福岛核灾後的《福岛残响》。
《大和异景:拆解日本文化图像主题影展》以戴上耳机,不干扰他人的方式,带领观众深入纪录片的世界。


此回日本主题影展选在诚品深夜电影院,虽是大萤幕播放,在不干扰书店运作下,会发放耳机给每位观众,与他人共享视觉而独占听觉,被书包围的特殊体验,似乎与意欲一窥日本的氛围意外契合。
纪录片《福岛残响》深刻与孤寂的画面,很适合在深夜的书店细细体会。

9月初打头阵的是英国导演金‧隆吉诺托(Kim Longinotto)和珍诺‧威廉斯(Jano Williams)的《新宿好T们》,影片跟拍3位在二丁目的酒店担任公关的ONNABE——是指具有男性认同、过着男性生活的生理女性。该片摄於1995年,片中众人穿着垫肩宽大的不合身西装、手持室内电话听筒互诉情衷、跟着点唱机高歌泡沫经济终期的金曲……然而除却横跨25年科技与时尚的变迁,当前日本社会性少数族群面临的焦虑和挑战似乎并无二致:青少年时期对身体的认识与周遭不同;不被家人接受从而切断与家庭的连结;作为在欢场逢场作戏的酒店公关,ONNABE又因其复杂的身分认同,而更恣意挥霍青春,只因自知是「社会的异物」。
然而跳脱刻板印象的同时,却也受制於刻板印象。日本社会的集体性和僵固框架,惯於压迫其中特立独行之人,一旦落在光谱的边缘,即被视为异常,就连称呼性别少数族群的LGBTQ一词也尚未普及,而使用「性同一性障害」(又称性别认同障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 GID)一词,带有不全的意味。
《新宿好T们》呈现90年代性少数族群在社会上所面临的挑战,以及自我认同的挣扎。

「跳脱性别角色」若仅是作为一种嘉年华式装扮,是被允许的,因此女子偶像团体有着各种人物设定、乐团有视觉系、甚至自称外星人;幻想亦是被允许的,因此二次元的世界里BL、百合层出不穷。但一切都只是一种设定:下了台,狂欢过後,大家还是得回归到「日本人」的道德规范,非日常不能跨进日常,隔天还是要回到朝九晚五的常轨。

将画面转到台湾,去年底过世的陈俊志导演是记录台湾性少数群像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他於1990年至2000年初大量贴身拍摄同志生活,将他们的琐碎和情欲除魅後予以大众,对同志运动意义非凡。今年台北影展和酷儿影展相继播映他的作品纪念,其中《无偶之家,往事之城》中三温暖建立起跨越党派彼此扶持的人际网,辅以彼时台北街头的社会情势、第一届台北同志大游行……镜头下十多年前的光景,对照如今同婚合法,西门红楼之外,还有Fairy Taipei和ABRAZO BISTRO这些同志友善的艺文场域,我们正缓慢但持续地学习着,不任意界定他人非日常与否。





图:Giloo纪实影音
文ー陈延硕(Infong Chen)
陈延硕(Infong Chen)
利物浦音乐产业研究硕士,乐评人,曾任音乐杂志《小白兔通讯》编辑,文字散见於日本文化志《秋刀鱼》、独立音乐平台《吹音乐》等媒体,关注独立音乐现况。

相关照片

近期的热门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