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臺北旅遊網

收藏

大和異景與台北日常(台北畫刊108年10月)

定位點

發佈日期:2019-10-10

346

2011年播出的低成本冒險笑鬧劇《勇者義彥》系列,由知名演員山田孝之飾演主角勇者,有一回為了吸引敵人的注意,一行人男扮女裝,樣子看來十分違和,一旁夥伴忍不住吐嘈:「喂,這是二丁目嗎?幾丁目啊?」這裡的二丁目指的是位於東京的新宿二丁目街區,是舉世聞名的同性村,大量酒吧林立,即使志不在此,經過這裡仍不免被各色鮮豔招牌吸引。


紀錄片平台「Giloo 紀實影音」(為記錄的台語發音kì-lo̍k)與誠品書店合作,自今年9月起接連數週的星期六在誠品南西深夜電影院推出《大和異景:拆解日本文化圖像主題影展》,透過4部紀錄片,描繪有別於大眾普遍認知「謙恭有禮」的日本:包括側寫90年代女同志生活的《新宿好T們》、風靡日本百年的寶塚歌舞團《夢幻女孩》、探討仿生機器人的《人造之愛》和記錄311福島核災後的《福島殘響》。
《大和異景:拆解日本文化圖像主題影展》以戴上耳機,不干擾他人的方式,帶領觀眾深入紀錄片的世界。


此回日本主題影展選在誠品深夜電影院,雖是大螢幕播放,在不干擾書店運作下,會發放耳機給每位觀眾,與他人共享視覺而獨占聽覺,被書包圍的特殊體驗,似乎與意欲一窺日本的氛圍意外契合。
紀錄片《福島殘響》深刻與孤寂的畫面,很適合在深夜的書店細細體會。

9月初打頭陣的是英國導演金‧隆吉諾托(Kim Longinotto)和珍諾‧威廉斯(Jano Williams)的《新宿好T們》,影片跟拍3位在二丁目的酒店擔任公關的ONNABE——是指具有男性認同、過著男性生活的生理女性。該片攝於1995年,片中眾人穿著墊肩寬大的不合身西裝、手持室內電話聽筒互訴情衷、跟著點唱機高歌泡沫經濟終期的金曲……然而除卻橫跨25年科技與時尚的變遷,當前日本社會性少數族群面臨的焦慮和挑戰似乎並無二致:青少年時期對身體的認識與周遭不同;不被家人接受從而切斷與家庭的連結;作為在歡場逢場作戲的酒店公關,ONNABE又因其複雜的身分認同,而更恣意揮霍青春,只因自知是「社會的異物」。
然而跳脫刻板印象的同時,卻也受制於刻板印象。日本社會的集體性和僵固框架,慣於壓迫其中特立獨行之人,一旦落在光譜的邊緣,即被視為異常,就連稱呼性別少數族群的LGBTQ一詞也尚未普及,而使用「性同一性障害」(又稱性別認同障礙;Gender Identity Disorder, GID)一詞,帶有不全的意味。
《新宿好T們》呈現90年代性少數族群在社會上所面臨的挑戰,以及自我認同的掙扎。

「跳脫性別角色」若僅是作為一種嘉年華式裝扮,是被允許的,因此女子偶像團體有著各種人物設定、樂團有視覺系、甚至自稱外星人;幻想亦是被允許的,因此二次元的世界裡BL、百合層出不窮。但一切都只是一種設定:下了台,狂歡過後,大家還是得回歸到「日本人」的道德規範,非日常不能跨進日常,隔天還是要回到朝九晚五的常軌。

將畫面轉到台灣,去年底過世的陳俊志導演是記錄台灣性少數群像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他於1990年至2000年初大量貼身拍攝同志生活,將他們的瑣碎和情欲除魅後予以大眾,對同志運動意義非凡。今年台北影展和酷兒影展相繼播映他的作品紀念,其中《無偶之家,往事之城》中三溫暖建立起跨越黨派彼此扶持的人際網,輔以彼時台北街頭的社會情勢、第一屆台北同志大遊行……鏡頭下十多年前的光景,對照如今同婚合法,西門紅樓之外,還有Fairy Taipei和ABRAZO BISTRO這些同志友善的藝文場域,我們正緩慢但持續地學習著,不任意界定他人非日常與否。





圖:Giloo紀實影音
文ー陳延碩(Infong Chen)
陳延碩(Infong Chen)
利物浦音樂產業研究碩士,樂評人,曾任音樂雜誌《小白兔通訊》編輯,文字散見於日本文化誌《秋刀魚》、獨立音樂平台《吹音樂》等媒體,關注獨立音樂現況。

相關照片

近期的熱門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