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旅遊網

收藏

我的同事是隻搜救犬 救援先鋒出任務(台北畫刊112年6月)

定位點

發佈日期:2023-06-05

1187

前進台北市消防局搜救隊暨搜救犬訓練基地,
一探領犬員鍾金龍和搜救犬Sato的任務日常。

我的同事是隻搜救犬 (1)鍾金龍和搜救犬Sato是彼此最佳的工作夥伴。

我們的遊戲日常 就是扎實訓練

領犬員鍾金龍牽著他的好夥伴Sato從狗舍走出,只見Sato總是固定待在鍾金龍的左側,原來這也是「服從」訓練的一環。鍾金龍表示,台灣搜救犬評選標準統一採用「國際搜救犬組織」(International Rescue Dog Organization, IRO)系統,取得IRO中級以上認證即擁有搜救犬資格。沒有出任務的時候,鍾金龍和Sato便在訓練基地按表操課,進行搜索、服從、敏捷三項最主要的訓練,為下一次的認證考試或救援行動做足準備。

鍾金龍說明,搜救犬分為瓦礫、廣域、雪地、足跡、路徑和水上六種功能,並根據專長安排分工和培訓課程,而Sato則屬於在倒塌建物尋找生還者的瓦礫搜救犬。他也補充道,有鑑於完整訓練的需求,南投竹山訓練中心、台中921地震教育園區建置有瓦礫模擬場地,「我們會定期前往移地訓練,也會邀請國際講師引進新的訓練技巧,台灣救災能力在國際間絕對是數一數二。」

訓練時,鍾金龍穩健地發出mounting(上去)、staying(停在原位)、go on(繼續)、hell(伴行)等口令,Sato則輕巧地隨著口令踏上擺盪橋,準確回應並執行動作,很有專業搜救犬的架式。「狗狗看起來好像是在工作,其實這些追蹤、平衡、體能等訓練和學習,對牠們而言都是在玩遊戲。」每當Sato正確「完成遊戲」,鍾金龍便會給牠玩具球或食物作為獎勵。鍾金龍說明,挑選、訓練搜救犬時,除了看重狗狗的親和力以及是否能快速適應環境外,更重要的是牠們對食物或玩具的「執著度」,有旺盛的食欲或遊戲欲,訓練的正向連結才見成效。他笑說,「Sato對玩具球非常有愛,但要在牠最開心的時候停下來,讓牠期待下一次遊戲,才能保持工作動力。」

我的同事是隻搜救犬 (2)在「擺盪橋」訓練中,Sato必須學習服從指令,並適應地形錯動時如何平衡前進。

我的同事是隻搜救犬 (3)Sato成功找到「吠叫箱」內的躲藏者,得到玩具球作為獎賞。

走過生澀 成為資深領犬員

談及成為領犬員的契機,鍾金龍回憶道,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重創台灣,當時隸屬台北市消防局永吉消防分隊的他,在第一時間趕抵東星大樓的倒塌現場,當時四周因停電陷入一片漆黑,不時傳來民眾呼救聲。隨著救援行動火速展開,各國搜救隊陸續抵達,這時鍾金龍看見日本救援團體帶來的搜救犬,靠著靈敏嗅覺偵察生命徵象,和領犬員合力把握分秒搶救生機,彼此合作的帥氣身影,讓他留下深刻印象。

隔年,消防局宣布成立全台首支搜救隊及搜救犬組,鍾金龍笑說,「一看到有機會成為領犬員,我馬上就去報考了。」努力通過考試成為第一期隊員的鍾金龍,隨即和隊員前往美國研修搜救隊相關課程,並將3隻搜救犬及訓練模組帶回台灣,自此正式踏入領犬員領域。

2003年伊朗巴姆發生大地震,鍾金龍帶著他的第一隻搜救犬Sadie首次投入國際搜救任務。憶起這場實戰,他表示當時自己能力尚淺,加上全台只有5隻搜救犬,人力、資源緊繃下,救援期間承受相當大的心理壓力。隨著近年各地關注救災專
業,如今台灣已培訓三、四十隻搜救犬,訓練水平、救災裝備也越來越精良。二十多年來鍾金龍也在各大任務中累積實力,成為獨當一面的資深教練,並帶領優秀的搜救犬夥伴深入台南維冠金龍大樓、花蓮雲翠大樓及蘇花公路、鐵路交通車翻覆等事故現場,搶救一線生機。

新的夥伴 新的學習

細數鍾金龍帶過的搜救犬,除了Sato還有Sadie、Biscuit、Pasha、Eva等不同品種的夥伴,尤其Pasha和Eva有著瓦礫、廣域雙證照,表現令人讚賞。由於Eva準備在2022年退役,鍾金龍在牠離隊前便及早開始尋找「新成員」加入補足戰力,2020年經台北市文昌宮協助,從日本帶回5個月大的瑪利諾犬Sato,成為搜救隊的一分子。

鍾金龍從社會化著手,一步步訓練Sato的搜救技巧。在他的帶領下,衝勁十足、活潑好動的Sato去年3月正式成為搜救犬,今年即將滿4歲的牠,也已順利取得高級搜救犬認證。不只Sato能力升級,鍾金龍也因為Sato有了學習新事物的機會,他提到,Sato和自己過往訓練的機警型狼犬、親和型拉布拉多犬不同,瑪利諾犬給人的印象大都偏向防衛和攻擊型,「這是我第一次訓練瑪利諾犬,幸好Sato個性不錯,透過洽詢前輩和專家,我也獲得更多搜救犬的訓練技巧。」

Sato出任務 參與國際救災初體驗

台灣時間2月6日土耳其-敘利亞地震發生的這一天,「社會新鮮人」Sato迎來首次任務。當時正好值班的鍾金龍和Sato隨即被編入台灣搜救隊,並於第一階段出動馳援。Sato拚勁十足的特質也體現在這次救災行動中,一到現場牠便迅速地踏上瓦礫堆搜索,鼓舞團隊士氣。

歷經將近一週的搜索與救援,台灣搜救隊一共救出3名生還者,展現救災實力。鍾金龍表示,這次救援任務雖然遇到低溫嚴寒、交通受阻,過程中也擔心是否能順利達成任務,不過因為有台灣搜救隊強力的夥伴和後盾支撐,讓他心裡頭感到很踏實。

跑了好一段時間的Sato,這時靜靜地趴在鍾金龍旁邊休息,豎起耳朵保持警戒,隨時準備好跟著領犬員出任務。鍾金龍不時拍拍Sato,一邊說道,「搜救犬7至8歲即達退役年齡,可在寄養家庭安享餘生,並由消防局負擔生活費用,退休生活是很舒適的。」目前離Sato退役還有幾年時間,相信這組救援先鋒還會持續成長,勇敢地深入現場展開即刻救援。

我的同事是隻搜救犬 (4)鍾金龍提供土耳其災區氣候嚴寒,鍾金龍和Sato合力找出生還者所在位置。(圖/鍾金龍)

【文 兆婷・攝影 鄒保祥・圖 鍾金龍】

相關照片

近期的熱門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