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充滿自由彈性的 獨立出版市場 (台北畫刊111年11月)

定位點

發佈日期:2022-11-05

1534

「獨立」涵蓋著自由,卻也象徵著孤獨,出版產業中的獨立是一群堅持出版紙本書、不斷在自由與孤獨之境奮戰的人們,儘管資源有限,依舊毅然地將自己對身邊事物的關懷化為紙本,真誠地與讀者分享。他們以獨立出版社、獨立書店或獨立作者的身分,闡述各自的理念與經驗,期望讓讀者從中建立更多元的閱讀思維。 

出版產業中的獨立是一群堅持出版紙本書、不斷在自由與孤獨之境奮戰的人們。(圖/GNT STUDIO)作為展現城市文化的角色
漫步赤峰街,很難不注意到一間由四層樓老宅改建的獨立書店——春秋。縱使靜靜地隱身巷弄,但大型窗片透出室內琳琅滿目的書籍與翻閱書籍的讀者,如此景象,就算步調匆忙的都市人,也願意為此推開書店大門。

「春秋書店是一間『城市型』的獨立書店,是為回應台北人需求而存在。」書店主理人陳正菁說,獨立書店往往具有自己的個性與經營風格,吸引不少人特別到獨立書店「踩點」,反之,也有許多獨立書店是在這樣的框架下成立。「春秋書店想做的,不是一間讓讀者得特別拜訪的書店,而是一間人們在生活裡能不期而遇、與生活緊密融合的書店。」陳正菁說,春秋書店選在市區一樓開設的原因,正是為了讓城市人「遇見」,加上閱讀空間中飄散的咖啡香氣,也是增加人們駐足停留的重要關鍵。

「春秋書店」隱身位於巷弄裡,加深與路過行人在日常中不期而遇的機會。(圖/春秋書店)「春秋書店」隱身位於巷弄裡,加深與路過行人在日常中不期而遇的機會。(圖/春秋書店)

不同於連鎖書店,陳正菁認為獨立書店很重要的特徵是呈現「書店價值」與「地方特色」。「越多人看的書就越重要?這是我們獨立書店經營者一直在問的。」陳正菁說,春秋書店著重人文社科類的選書、「薄霧書店」以收藏各類型雜誌為主、「朋丁」則是擁有眾多藝術設計相關書籍,各獨立書店期望透過選書告訴讀者他們所支持的理念,而不是藉由市場銷售報表反映閱讀價值。另外,書店作為集結地方人們閱讀的場所,也得與在地呼應,像是與在地藝術家合作、舉辦區域性展覽等方式,明確地讓讀者感受到獨立書店所具有的文化性,才能在大型連鎖書店當道的今日,藉由獨立書店的力量,維持閱讀的廣度。不僅如此,陳正菁說,獨立書店也經常透過新書分享會、講座等活動的舉辦,與獨立出版社、獨立作者合作,彼此支持與交流。

多元化書籍市場的要角
從文稿變成一本書,中間多半得透過出版社的編輯作業,才得以成形,而一般大型出版社都有既定流程,作品的原初性經常會在既定流程中流失,例如文字風格走向、書籍裝幀的概念,這也讓獨立出版社成為書籍出版的另一種選擇。

「不同於一般出版社各式類型書籍都會出版,獨立出版社更多的是獨特性。」「一人出版社」社長劉霽說,獨立出版社較著重負責人關注的領域與個人偏好,因此選擇跟獨立出版社合作的作者,往往也是對某個領域有所專精,並且期盼透過書籍貫徹自我想法的人,因此希望能夠跟出版社負責人或編輯溝通討論,參與書籍製作的過程,其密切程度比大型出版社來得更緊密。

而獨立出版社常出版市場上少見的作品,經常吸引小眾書籍讀者,加上風格化的設計,久而久之也漸漸累積出一群黏著度很高的追隨者。對劉霽來說,獨立出版社不單單是「出書」,書只是承載內容的媒介,目的是要將理念、價值傳達給讀者。劉霽說,獨立出版社規模小,營運較有彈性,可以盡情嘗試如創新的封面設計、包裝、紙質等,也因為當今分眾的閱讀趨勢,獨立出版社的經營方式也能更快反映讀者需求,「也有讀者主動提供我們出版構想,藉由與讀者的互動激盪,獨立出版社成為讓市面書籍更豐富多元的角色。」

「一人出版社」與「獨立出版聯盟」,共同於台北國際書展的參展攤位。(圖/一人出版社)「一人出版社」與「獨立出版聯盟」,共同於台北國際書展的參展攤位,呈現閱讀世界的多元性。(圖/一人出版社)「一人出版社」與「獨立出版聯盟」,共同於台北國際書展的參展攤位,呈現閱讀世界的多元性。(圖/一人出版社)

飽富作者主體性的創作之徑
相較於獨立出版社找尋符合需求的出版題材與內容,獨立作者則是從寫作、編輯校對、設計排版、印刷出版等流程,每個環節都是由作者獨自製作完成。「會選擇所有出版環節都自己來,或許是因為一般出版社不太適合自己吧。」獨立作者張瑞夫說,「因自己喜歡把書中的細節保留下來,但在大型出版社的編輯作業裡,作者的角色很容易在討論的過程中越來越小,而獨立出版的好處是不需要遷就出版社的營運方針,我能以最真誠的文字呈現給讀者。」

少了出版社的審核機制,書本對張瑞夫來說,是一個可以不計成本、盡情發揮的空間,也是能提供讀者更多書籍出版思維的方式。以他所出版的《在埃及的二十四天》為例,為了強調埃及古牆帶給他的感受,書籍裝幀選擇以砂紙當封面用紙,打破傳統使用一般印刷紙張作為封面,並挑戰沒有書背不好陳列販售的形式,只希望能如實傳遞自己對埃及的想法。

張瑞夫也發現,如今有越來越多作者選擇自行出版,「這是最直接的作法,作品不需經過他人之手,能完整保有作者的主體性。」張瑞夫分享,只要願意學習與嘗試獨立製作一本書,每個人都可以是獨立作家,「自行出版雖說是孤軍奮戰,每個環節都得耗盡心力,但只要想到還有一群讀者正在等待我的作品,一切就有了動力。」張瑞夫說。

不因市場而搖擺對書本、對創作的信念,獨立書店、獨立出版社與獨立作者各自以不同的方式,溫柔地衝擊傳統出版產業的結構。而台北作為閱讀資源相對豐富的城市,讓獨立出版相關工作者,可以在此打造多元的城市閱讀思維,讓具有個性的書籍可以在此被看見。同時,多元的書籍也能滿足不同讀者,讓獨立出版物的魅力在台北盡情展現。
 
獨立作者從裝幀、用紙到內文都可以自己掌握所有環節。(圖/張瑞夫)獨立作者從裝幀、用紙到內文都可以自己掌握所有環節,無需考慮運送、陳列、保存難易度等商業考量。(圖/張瑞夫)獨立作者從裝幀、用紙到內文都可以自己掌握所有環節,無需考慮運送、陳列、保存難易度等商業考量。(圖/張瑞夫)


文ー翁珮恒
圖-GNT STUDIO、春秋書店、一人出版社、張瑞夫

相關照片

近期的熱門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