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讓書法不只是書法 揉合傳統與現代的書藝家徐永進(台北畫刊108年1月)

定位點

發佈日期:2019-01-17

9639

「書法的源頭是敞開、無框、無設限,是流動的,樹木、石頭、大山、大水、草原、海洋、風、雨等大自然或人間的一景一物,都可以成為創作的泉源,意象與文字內容可以互為滲透。」這是徐永進對書法所下的定義。

享受藝術 順其自然
今年67歲的徐永進是台灣當代書法藝術家,早期以學習傳統書法為主,1990年代後期則醉心於現代書法和現代水墨畫,展現台灣書畫藝術合一的新視界。

徐永進17歲就讀新竹師專時,才算正式提起毛筆,從自己閉門造車,到臨摹柳公權字體,進而有書法老師調教,在短短一年當中寫出成就感和興趣,更確定書法是自己一輩子的志業。

一次某日本書法訪問團來到台灣,返國前留下一句話:「再過幾年,台灣人想要學書法都得到日本來。」這番話讓當時的徐永進非常不服,心想自己將來非要站上日本舞台展示書法不可。為此,他開始下苦功練字,沒有錢買大量的紙跟墨,就找來兩塊陶磚,利用下課十分鐘的時間,用毛筆蘸水在上面練字,一天就能多練習八、九十分鐘。

五十年來筆不離手的徐永進,對於學習書法的深刻體認,竟是太用功就代表缺乏自信。他發現,初學書法時,為與人一拚高下,每天都抓緊時間苦練,這方法其實是錯誤的。原來,藝術得要順其自然、讓靈感自由流瀉,才能真正享受箇中美妙。
▲「徐永進題字時,天人合一般出神入化。(攝影/林煒凱)

結合書畫 字字玄機
書法雖是傳統藝術,但若食古不化,必定死於今日。徐永進從傳統書法練起,卻不墨守成規,涵養包容現代元素,在傳統與現代之間拿捏平衡。書法用線條表現字形,繪畫用線條表現物形,徐永進的書法不只是書法,而是用書法寫出畫來。

2001年,徐永進用「TAIWAN」這6個英文字母寫出一幅風景畫,字字皆含玄機,成為台灣觀光行銷最鮮明的文化圖騰。T象徵北海岸的野柳女王頭造型,A代表台灣人盛情邀約觀光客,I是觀光客在欣賞女王頭,W是二人高興地把手言歡,代表台灣人的熱情好客,A和N則是奶奶抱孫子,呈現三代同堂的溫馨畫面。這6個字母乍看是字,細看成畫,似相非相,是書法與繪畫的結合,徐永進的書法已然超越題字,而是書法的原創藝術。
▲是字也是畫的「TAIWAN」字樣,呈現出台灣特色與風情。(攝影/林煒凱)

2004年徐永進中風後,右半身癱瘓,即使身體虛弱得沒力氣說話,仍堅持每天用非慣用的左手練習書法。他說:「以前身體會自然左右平衡,但中風後,得要靠知覺來保持平衡,就像我近年的作品,也是嘗試著在傳統和現代之間維持平衡。」因此徐永進認為,現在的作品可說是人工與天工合一。

2011年,徐永進在台北當代藝術館的《Beyond書法》個展,有運用壓克力顏料書寫的書法、立體造型的書法雕塑、結合數位科技及動畫在液晶電視上呈現的數位書藝,也有與觀眾互動的數位互動藝術,以及與表演藝術團體「優人神鼓」搭配互動的環形劇場「聲動書藝」。

天馬行空的複合媒材和表現形式,充滿前衛實驗性質,將書法藝術從平面閱讀導向空間體驗;60歲那年,徐永進終於淋漓盡致地展現跨界連結的創意,也是他創作的一大蛻變。
他的字畫強調「接地氣」,結合對在地的文化關懷,讓書法重獲新生成為當代藝術。他說:「以前寫字在紙上,現在可以寫字到雲端,字可以跳舞、迴旋到另一個境界。畫地自限、死守單一,會窄化了書法。」
▲作品《遊心》跳脫傳統書法題字,以氣韻流動般的筆法展現不同的藝術層次。(圖/徐永進提供)

與妻結緣 攜遊自然
徐永進夫婦住在士林區福林國小旁,這個地點的淵源要從他們的愛情故事說起。三十多年前,徐永進和夫人鄭芳和女士,各自赴他人之約去聽同一場國樂演奏會。台上演奏著鏗鏘有力的〈十面埋伏〉,台下的徐永進向初次見面的夫人大談書法與音樂的起伏律動,讓鄭芳和覺得相當有意思,因此促成了一段良緣。

後來,徐永進在銘傳商專任職,夫人在文化大學教書,於是二人選擇一個居中的地點成家,當時的士林仍遍布稻田與荷花池,故宮博物院和台北市立美術館成了他們經常約會的地點。夫妻倆喜愛親近大自然,陽明山、外雙溪、聖人瀑布都是首選。尤其士林附近就有十幾個公園和自行車道,騎乘單車暢遊雙溪左岸,也是平日常從事的休閒活動。士林官邸則像後花園,欣賞菊花、爬爬山,裡頭的榕樹也成為他的畫作素材。
▲作品《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跳脫傳統書法題字,以氣韻流動般的筆法展現不同的藝術層次。(圖/徐永進提供)

專注聚焦 力透紙背
我們請徐永進為台北市寫下「台北熊讚Bravo」,即使他手執毛筆已數十年,對此非正式的請求依然不改嚴謹,事先反覆練習,待正式揮毫時,雙手握筆,在空中運筆的力道狀似要畫破宣紙,寫畢卻說:「我自己都還沒仔細看寫出來的字。」的確,提筆的徐永進專注而聚焦,順著呼吸、跟著感覺走,與其說是徐永進在寫,更像是內在的「書法之神」藉著他的手來揮毫。
​​​​​​​▲徐永進應《台北畫刊》之邀,創作「台北熊讚BRAVO」。(攝影/林煒凱)

有人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但徐永進對於寫書法的工具,其實不太講究,因為重點在於執筆的人和那顆心,就像他家中牆面掛的親題詩偈:「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徐永進曾說,書法就是他的初戀情人,沒有任何事比寫書法更快樂。現在的他依舊保持天天早上靜坐、運動完就寫書法的習慣,日子看似簡單,卻豐富而美好。


文/許凱森
攝影/林煒凱
​​​​​​​圖/徐永進提供

相關照片

近期的熱門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