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旅遊網

收藏

駐店的親身觀察 來自西門的日常(台北畫刊108年5月)

定位點

發佈日期:2019-05-13

2386

從遊走紐約和倫敦兩個國際大都會,到一度沒落、如今又重新崛起的西門町,建築師黃金樺將文化創意注入曾有「墮胎一條街」之稱的內江街,用台灣的色彩,迎來台北的旅人,重新譜寫台北西區獨有的風情萬種。

出了捷運西門站1號出口,八角樓大門前網美擺著自信姿態,等著按下快門瞬間,為西門足跡留下紀錄。回想西門紅樓走過中華商場拆遷及自身大火後的幾年低潮期,內部空間數度修復與調整,現已成為台北新創設計品牌的試金石市集。隱身於外圍商場背後的南廣場,就常理來說人潮可能會受到影響,然而對於需要較高隱祕的消費族群而言, 這種半公共、半隱祕的獨特氣質,正符合他們的需求。

紅樓在2000年後,意外地由一家同志酒吧開始,逐漸成為同志族群的酒吧聚集地。各店家老闆以自己精心的方式妝點吧台外的戶外空間。在彼此簇擁的狀態下,初次走入廣場的客人,在八角樓前經過一個與另一側商店壓縮出來的入口,布滿霓虹燈的棚架下,各店家型男的身影,在上頭懸掛的綠意之間若隱若現的,彷若叢林中的亞當一般,誘發著每位客人持續向前探索的慾望。曾經乏人問津,現已華麗轉身成為以LGBT為核心的經濟共榮圈。 紅樓南廣場這意外的氛圍,也影響著後方街區小店的經營之道。由康定路、貴陽街、內江街、西寧南路所包圍的街區範圍內,似乎很難找到一間連鎖店。當我在內江街開了自家品牌「日常經典」的直營店後,初次感受到這街區內獨特的小店經營模式。西門町▲西門町就像是台北的縮影,新舊交雜,宛如台北的生活切片。(圖/黃金樺)

每天拉下鐵門打烊後的十點半,店面騎樓下不到200公尺的另一端,綿延的客人,在鐵捲門外等著大啖虱目魚粥(到底虱目魚粥有多麼不同,可以令人如此引頸期盼?)。

再步行約300公尺,昆明街上全天候的早餐店,不論週間或是週末,總有一堆觀光客拖著行李箱在外頭等候著叫號。向內一望,如同一般大學旁存在著的簡餐店,沒有過多精緻的裝潢,就是吊著幾幅異國街景的小幅畫作或照片,像是七、八〇年代的西餐店會有的典型妝點。五、六十張桌子,座無虛席。

對街不起眼巷弄內的滷味店、街角二樓上的酒吧,不同類型的同志族群各自相聚。乾淨明亮的滷味店內外流連著各式俊美型男,各國來的壯碩溫柔漢相聚當自家客廳。再向前穿越兩個街廓,就在信仰中心的祖師廟南側的一邊,是全台北最老的一條街。老實說,這剛好位於捷運龍山寺站及西門站中間,怎會有一家日本料理店外隨時都有一群又一群的潮男靚女(其中以韓國觀光客為大宗),就是專程前來,要吃滿到溢出來的握壽司? 在紅樓背面的商業模式,正是在廿年前加拿大作家娜歐蜜‧克萊恩(Naomi Klein)暢銷全球的《No Logo》一書所提到「消費者對於鋪天蓋地蓋logo拓展連鎖店的大企業發展模式反動」的體現。也是詹姆士‧哈金(James Harkin)的《小眾,其實不小》的精準分眾行銷所提的觀念,把認同自己的客群經營到百分百,即使只有整個市場的百分之一,也有機會踏上成功之路。所以這裡的店家,獨立、小眾,卻又擁有自己受歡迎的獨特魅力。
▲夜間的紅樓散發出誘惑的美,是西門的日常。(圖/黃金樺)

因此各個店家主理人又更需以看似無形、實則深刻烙印的記憶點,讓每個來店的客人一試成主顧。之後每每就是要尋幽暗訪、就是要在巷弄穿梭、就是要等上一會兒,才能滿足他的消費體驗。

來西門,何不避一下人潮,放心地來場屬於西門的巷弄之旅吧!


黃金樺黃金樺,現職日常經典,日常野草主理人,紐約州註冊建築師,曾任交通大學建築所、東海大學景觀建築所助理教授,著有《品牌.城市:從風格生活再造城市DNA》和《紐約人的城市翻轉力》。

圖、文/黃金樺
 

TAG

相關照片

近期的熱門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