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旅遊網

登入
    收藏
    • :::
    • 網站導覽
    • 登入
      • 我的收藏
      • 全文檢索
      • Language

      臺北畫刊103年5月第556期—大隱隱於市 剪刀手

      定位點

      發佈日期:2018-03-26

      1956

      大隱隱於市 剪刀手
      隨著五月一日勞動節到來,全體勞工朋友多了放假休憩的機會,得以好好犒賞素日忙於工作的疲憊身軀;然而,那雙支撐著 工作者勤奮不停的雙手,終於有了讓自己「慢下來」的出口。在臺北,就有一群以雙手為工作利器的剪刀手們,藏身城市的各角落,有人巧剪寵物毛髮,有人在烈日之下修剪花木,有人走訪偏遠部落義剪,他們不約而同在工作場域上堅守使命,以一雙巧手造就臺北美好的人文風景。

      以照顧流浪貓狗為己任  寵物美容師志留臺灣
      「對於想要踏入這行的人,有三個建議:第一,事先做好心理準備,想清楚自己能不能吃苦,畢竟這行是服務業,以服務主人和貓狗為主;第二,要有耐心和毅力磨練功夫,個性切勿太躁進;第三,至少給自己三年時間、準備一筆進修學習金,如此一來,假以時日便可以成為一名傑出的寵物美容師。」韓國籍的臺北市流浪貓協會理事長、肥肥寵物美容學校創辦人暨寵物美容師崔智映說。

      崔智映表示,二十年前初來臺灣念大學時,時常在學校宿舍旁的垃圾場看到遭遺棄的小貓小狗,從那時候她便開始照顧流浪貓狗,四處問人要不要認養。大學畢業後,她如願應聘上外商公司人資工作,當起令人欣羨的朝九晚五上班族,生活多采多姿且優渥無虞,但她的內心始終有個聲音――難道這就是我要的生活嗎?為此,她辭去工作,放棄百萬年薪,在琢磨著如何為將來的生活另謀出路又同時保有貓狗認養的志業後,決定投身寵物美容師,從此走上了剪刀手之路。

      於是,她帶著近三十萬的學費與生活預備金,一頭栽進寵物美容學校,幾乎把所有時間都花在勤練刀法功夫上,「那時候練到每天睡不到四個小時,甚至還因此水腫,肚子脹得像非洲小孩一樣大。除此之外,每回練完貓狗修剪,時常手麻到無法好好拿筷子吃飯。」崔智映笑著說。相較於身旁的同窗好友多半從商,唯獨她選擇以寵物美容為志業,「那時媽媽從韓國飛來看我,在櫥窗外看著我修剪貓狗毛髮的樣子,躲在外頭默默流淚,幾次叫我放棄當寵物美容師,或是叫我回韓國,但我都拒絕。」對此崔智映解釋,照顧自己很容易,但照顧貓狗不容易,等同為牠們而活;即使為了貓狗付出時間,感情空白,她仍覺得人生找到了重心。

      雖然當寵物美容師不如世俗眼光看來優雅,工作繁重辛苦,但崔智映仍把吃苦當吃補,「寵物美容師剛開始工作時,要從撿大便練起,不能怕臭,且在幫貓狗洗澡時,徒手拿大便是常有的事情。」崔智映接著補充,印象中幾次幫貓狗洗澡,不小心被咬了幾口,不只縫了好幾針,更因此留下了大面積的疤痕。崔智映不諱言地說:「若要擔任寵物美容師,意志力一定要比別人強,除了不能怕貓狗抓咬傷痕之外,更不要覺得工作單調無趣。」

      經過了多年的寵物美容訓練,崔智映陸續考取了寵物美容師C、B、A級證照,更多次前往國外參展取經;後來她在網路上徵詢愛貓狗人士、身旁親朋好友們,聯名簽署、一手建立起「臺北市流浪貓協會」。未來她希望擴大協會的流浪貓事務、增設寵物醫院,為貓狗寶貝盡份心力。

      臺北畫刊103年05月第556期—大隱隱於市 剪刀手▲崔智映放棄百萬年薪,投身寵物美容,為貓狗鞠躬盡瘁,並找到人生的重心。

      花博公園修剪花木 園藝師栽植百花盛開
      春暖花開時節,花博公園百花盛開。每逢假日,許多人攜家帶眷、搭上捷運到圓山站下車,甫出站即置身在花花世界。在那片繁花盛景背後,一群園藝師默默整理栽種,不畏風雨、烈日直曬,周而復始地在園區角落當起環境守護隊。

      擁有十二年園藝師資歷的巫秉修表示,「園藝師主要工作是花木栽種、澆水、修剪、植栽定型、景觀工程、控制病蟲害,尤其春季到夏末是植物生長快速的時節,更要讓它們美美的供賞。」回想初入行的機緣,巫秉修笑著表示自己是花蓮農家子弟,從小在稻田玩耍,對一花一木並不陌生;後來高中就讀園藝科,自此結下了與園藝的緣分。

      巫秉修說,初入行的園藝師只跟在領頭師傅身旁學習,功夫熟練後則慢慢地更換剪刀器材。以剪刀來說,長枝剪修剪特殊景觀,剪錠鋏修剪灌木、枯枝,芽切剪修剪新芽,綠籬機則是有效益地大幅修剪。對此,許多人對刀鋒感到恐懼,他解釋,「天天修剪花木,自然就不怕剪刀了。」園藝師初期需克服對於剪刀的心理障礙,再者要逐步熟悉器材使用,最後則是適應周而復始的修剪工作與高度曝曬的環境。巫秉修表示,園藝師肩負著花木欣欣向榮的重要使命,「以圓山園區而言,腹地廣大、花木繁多,園藝師主要工作在於花木的後期維護,例如兩株植物為了爭奪陽光而相互擠壓,植物之間造成的陰暗處則會導致日照不足,這時需要以剪刀修剪開來、增強日照通風,維持植物的生命。」

      談起修剪花木工作最重要的關鍵,巫秉修感嘆地表示,「修剪植物的方式需配合季節,不同物種的開花時節不同,若是對植物不甚了解,有時候快刀一剪, 卻是一年後才能再見到花木風情了。」憶及每位園藝師難免「錯」手不及的情形,巫秉修笑說曾有次待在一旁反省好久,才收拾心情繼續工作。然而,面對萬千植物物種的資料,即使是資歷豐富的巫秉修仍秉持著一貫的求知態度,「如果看到不太熟悉的植物,拜讀《花木修剪大全》、《植物圖鑑》等著作,或是跑一趟花市詢問老闆,又或當場拍下植物照片,上傳到臉書社團求助前輩。」雖然園藝工作工時長且辛苦,工作難免被花刺、蟲咬,更因蜂螫送醫,但只要想起繁花美景和遊客的致謝與笑容,巫秉修仍願頂著烈日、操動花剪,默默隱身為維護園藝景觀的最佳使者。
      臺北畫刊103年05月第556期—大隱隱於市 剪刀手▲園藝師巫秉修一剪在手,肩負起維護花木欣欣向榮的使命。

      臺北畫刊103年05月第556期—大隱隱於市 剪刀手▲尺寸較小的芽切剪用來修剪新芽。

      臺北畫刊103年05月第556期—大隱隱於市 剪刀手▲眼前的繁花盛景,靠的是一群園藝師在背後悉心修剪與照料。

      ()藝文沙龍的行者團體
      髮型師走訪部落愛心義剪

      位於捷運交通四通八達、大安區鬧中取靜小巷的()藝文沙龍,店門口沒有醒目的招牌,僅有開放式的綠色大門敞開、門上的黑板寫著:「我是神,我是誰。」其餘是錯落的桌椅物件,如此獨樹一格的店家散發著濃厚的藝文氣息。

      不同於坊間的髮廊,從店名到髮型師組團在在令人驚豔不已。原來在尚未創立()藝文沙龍時,店內髮型師五人只是同在一家髮廊工作的同事,後來陸續離職後以行者團體為名,以「路剪做公益」為起點開始了一連串的旅行,隨機選擇地點找路人剪髮募款,當晚將所有募款金額送至育幼院,後來又到了偏遠山區、 孤兒院、老人院義剪。

      問起店名的由來,行者團體的Seven表示,「原本店名叫做沙龍,原意的沙龍並非現在普遍認為的髮廊,而是藝文討論空間, 一個工作室,我們希望重新詮釋沙龍的意義;後來又在前面加個括弧,亦即沒有名字,讓客人自行填入店名。」

      憶及義剪的過程,Seven表示是共同討論出來的結果,希望透過義剪傳達行動藝術的概念,「如同行者當初發想的意義,行者是行遍天下的修行者,但不是特別強烈的定位。」其他團員Blue、Carter、Morgan亦不約而同表示,「行者的宗旨是結合教育、藝文、公益,不只是髮型師單純技術面的投入,有其他回饋社會的傳達意義。」()藝文沙龍的行者團體別開生面,觸角更觸及了音樂祭、獨立雜誌、紀錄片,對此Seven認為,「把生活和工作結合起來,比起在坊間傳統髮廊工作更自由快樂。」

      對於店內的髮型師來說,絕大多數的傳統髮廊以商業利益取向,髮型師多半肩負業績,工作時數長、壓力大,更甚者是髮型師彼此間互比行頭、搶奪客源。然而,行者一行人所構築的()藝文沙龍,提供了有別於以往的藝文空間,讓客人來去得其所哉、享受片刻時光。最後問起對於有志於髮型的建議,「玩耍要努力地玩,學習要努力學,把握時間勤練功夫,不要把上班當成工作,髮型師不可能只憑三分鐘熱度就得到技術,要以毅力、耐力持之以恆,來日則有機會成為職人。」

      在社會的各個地方,有著許多隱身城市角落的剪刀手,一刀一刀剪出自己的一片天,也為我們的生活增添美好,現在就伸出你的手,比出V字手勢,動動手指,一起向剪刀手致敬。
      臺北畫刊103年05月第556期—大隱隱於市 剪刀手▲髮型師Seven認為好的美髮師要勤練工夫且要以毅力、耐力持之以恆。 

      臺北畫刊103年05月第556期—大隱隱於市 剪刀手▲店家散發獨樹一格的氣息。

      臺北畫刊103年05月第556期—大隱隱於市 剪刀手▲隱於市的剪刀手不但剪出自己的一片天,還為人們的生活增添美好。

      相關資訊
      臺北市流浪貓協會
      地址:信義路6段81號 1樓
      電話:2726-1079

      花博公園圓山園區
      地點: 搭乘捷運至圓山站,下車 後從1號出口出站即抵
      電話:2182-8886

      ()藝文沙龍
      地址:安東街40巷3號 1樓
      電話:2775-1467



      文/禹鐘月
      攝影/廖碩文

      相關照片

      近期的熱門文章

      Top